龙与地上城2

变化发生在半年后的一天。

亚伯拉罕在捕猎中被猎物咬伤,好不容易掩盖好血腥味,捡了条命回家,结果一踉跄磕在地上,脑袋正中那个稀罕得不得了的宝贝蛋上,他的脑袋倒没事,蛋上却立时被磕出一个裂缝。

亚伯拉罕吓了一跳,连忙撑起身子,也顾不上自己,手忙脚乱把宝贝蛋捧起来,死命用手盖住蛋表面的裂缝。奈何裂缝越来越大,最后“啪叽”一声,碎成了两半,一个白白胖胖的生物湿漉漉地滚了出来。

亚伯拉罕心痛之下把这个从宝贝蛋里冒出来的不知名生物拎了起来,满脸严肃地开始研究。长而软的身子滑溜溜的,嫩得好像能掐出水来,完全没有任何威胁性,淡蓝色的眼膜把眼睛结结实实地覆盖起来,头上支楞着两个牙签般大小的尖角,透明的膜翅湿哒哒地黏在背上,一条软软的尾巴乖乖地环着身子。看着看着,亚伯拉罕忍不住改拎为托,这个生物实在是太脆弱了,简直碰一下就会碎掉一样。

亚伯拉罕想起以前城市还算热闹的时候出生的一个婴孩,因为是难得的新生命,就连亚伯拉罕也去看过,脆弱到不可思议的婴儿蜷缩在他那满脸喜色的父亲的怀抱里,被许多羡慕或惊叹的目光所包围。后来婴儿因为适应不了无处不在的辐射和污染而死了,那对夫妇也没了消息。离开或者死亡?亚伯拉罕并不关心这些,只是觉得有些可惜,毕竟从那以后就在也没有了孩子的诞生,只是偶然想起那个婴孩死前畸形的模样。

生存太艰难,过于脆弱的存在并不能被这座枯竭的城市接纳。

毕竟是留了那么久的宝贝蛋,即使知道这个不知名的生物很有可能夭折,亚伯拉罕还是感到了一阵惋惜,他决定要把这个不知名生物留下来,就像当初那对夫妇照顾早夭的婴孩一样照顾他的宝贝蛋。

至少他可以给宝贝蛋立一个墓碑,亚伯拉罕安慰自己,就像是书上说的那样。

地球上大多数生物都留不下尸体,每一个饥饿的捕食者会迫不及待地吞食它的血肉,亚伯拉罕觉得一个像样的墓碑就是一场隆重的葬礼,是高贵的奢侈。至少亚伯拉罕觉得自己是享受不了这份待遇了。

即使他的宝贝蛋会面临死亡,亚伯拉罕也想尽力给它一个好一点的结局。

 

亚伯拉罕有些发愁,他不知道这个从宝贝蛋里孵出来的不知名生物究竟该吃什么,好在刚刚出生的它胃口并不挑剔,肉丝和流食都可以入口,而且非常坚强地活过了一个月。

亚伯拉罕很兴奋,他觉得他的宝贝蛋很高级,所以当在幼儿百科全书上找不到不知名生物的图像时他并没有气馁,而是坚定地认为一定是宝贝蛋孵出来的生物太高级了。最后他奋力从一本掉得七七八八的破书中找到了一个非常霸气的类似于不知名生物样子的图案,结合起那个王子打败恶龙拯救公主的童话故事,他终于明白不知名生物原来叫做龙,是一种非常强大会喷火喜欢抢公主的邪恶生物。

他很希望自己家的龙能跟故事里一样霸道,并且非常庆幸这个城市里既没有可以抢的公主,也没有会杀龙的王子。为了祝福自己家的龙可以长到像故事书里说的那么大,亚伯拉罕给自己家的龙取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名字——凡尔特。

凡尔特长到两个月大小的时候,细密坚韧的鳞片覆盖住了它的全身,嘴里也长出了小小的乳牙,可以凶猛地自己撕咬肉块,亚伯拉罕终于不用天天把肉块撕成肉丝,一点点喂给它了。亚伯拉罕最近开发了一个新的乐趣,那就算每天乐此不疲地逗凡尔特,有时亚伯拉罕还会给吃饱了的凡尔特一边揉肚子,一边读书。每当凡尔特满意地用尾巴勾勾他的手腕时,他总觉得凡尔特异常聪明。

凡尔特成长得很健康,它逐渐懂得亚伯拉罕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手势的意思,外出的时候它也会老老实实地缠在亚伯拉罕的手腕上从不闹腾,利用自己敏锐的嗅觉为亚伯拉罕引路或者避开危险。但是令亚伯拉罕担心的是,凡尔特的个子几乎再也没有成长过,一直是小小软软的一只,虽然有坚韧鳞片的保护,但是看着那毫无杀伤力的软绵绵的爪子和尾巴尖,亚伯拉罕总觉得还是太危险了。

自从半夜起来发现凡尔特嘴里的半只铁箱,亚伯拉罕就一直觉得很愧疚,因为凡尔特的胃口一天天变大,但是能力有限的他却找不到足够的食物来喂养它。凡尔特的胃强大到甚至可以消化金属,但是食用过多的金属容易导致消化不良,新鲜的肉类已经是亚伯拉罕所能找到的最有效填饱凡尔特肚子的食物了。好在无论怎样饥饿,凡尔特都没有对亚伯拉罕表现出食欲,否则亚伯拉罕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半个身体在凡尔特嘴里的恐怖情形。

城市里的有些变异生物太过强大,亚伯拉罕不敢只身涉险,尽管他每天都出门猎杀变异动物,食物依然出现了短缺的现象。城市里的淡水亚伯拉罕再也没有办法找到,他只好和凡尔特一样通过猎物的血液来补充水分和盐。

最后,亚伯拉罕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他要离开这座城市,为凡尔特寻找足够的食物。

那天清晨,亚伯拉罕背着一个塞满食物的包袱,腰间挂着从不离身的匕首,带着缠绕在他的手腕上的凡尔特离开了这座城市。

随着最后一个人类的离开,整座城市都陷入了可怕的寂静。

如同被重负压倒的垂暮老人。


 
评论
 
© sev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