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台风过境(下)(完结)

我亲爱的偏执狂:

前篇: 

是一个平行宇宙交错的故事

一个以夏天为背景,却没有带上夏天的热度的故事

画风大家脑补一下新海诚!


这种感觉还是有点奇妙,我们在一年里只有一个季节可以见面,而对我来说,他正在变得越来越年轻,他的个头逐渐缩了回去,他变得越来越口是心非、容易生气,尤其是面对着我的时候。我们每次相见,我都不得不向他解释一遍我们是恋人的事实,幸好他对这个结果接受得相当快,根本不需要适应的时间。

我们只能在那个车站见面,我觉得他越来越没有耐心,往往雨还没有停就开始坐在车站的座椅上抑郁不已。

“为什么呢?”他黑色的眼睛看着我,十指交叉撑着自己的下巴,“我和我的同学们说我已经有了恋人,可是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无法见到你。”

“我总觉得我们的那些朋友是一样的……鹿丸、宁次、牙、小樱……”我掰着手指头跟他计算这座小镇为数不多的年轻人,很多我们这辈的孩子已经不乐意留在这座小镇里了,他们向往更大的城市、更高的薪水和快节奏的生活,而我在我的妈妈和爸爸眼里,则是不思进取的那一个,我甘愿留在这里,做着一个薪水一般的工作,安安稳稳、平平凡凡,偶尔还要受老板那里撒来的气,可是我却一直觉得,我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就算只是为了这一场场的台风雨,只是为了我和佐助神奇的相遇。

“他们是他们,但是他们也不是他们。”我跟他说着我自己都有些听不懂的话,我想我笑得一定很不好看,不然佐助会看着我,嘴角努力地向下撇着,看起来愤怒得异常。

“难道就这样吗?”我不敢相信这样冲动的少年会在十几年后长成那个样子,他站起来,满脸怒容,“就这样一直下去吗?”

他拿起了我的那把伞,拉住了我的手臂。那时我们第一次离开这个车站,风力很强劲,撑着伞走路并不是那么容易,我们紧紧地靠在一起,雨水包围着我们,我们像是离开水就会死去的鱼一样。

“真希望雨不会停。”他挽着我的手臂,朝着我家的方向走去,听说在他生活的那个世界里,我的爸爸和妈妈并没有孩子,作为宇智波家二子的他,被我的爸爸和妈妈当做亲生儿子一样疼爱着。

“波风叔叔和漩涡阿姨能够有一个孩子的话,应该就像你一样。”他的语气变得轻松起来,眼睛里被雨水的反光折射得闪闪发亮。

“不是像我,是应该就是我。”我戳着他的脑门,我们继续朝着我家的方向前进。雨势在不断地减小。太阳已经快从云层中探出头来了。气流的交汇逐渐变得稳定下来,我发现站在我身边的佐助变得透明起来。

“还可以吗?”我的手指已经穿过他的手臂,“已经快到我家门口了。”

他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异常,直到他想要拉过我的手,却发现什么东西都触碰不到的时候。

“到时间了。”我看着他,他就像是童话里的小美人鱼一样,变成泡沫逐渐变得透明起来。我知道他不甘心,因为我也要一样,可是就像是我们被命运支配着相遇一样,在这个时间点,我们也不得不被命运支配着分离。

“下次见了。”我对着空气招了招手。

“你在和谁说话?”我妈妈看着撑着一把大伞的我,觉得莫名其妙。

“你儿子的对象啊。”我把伞收起来,走进家门,用纸巾擦了擦溅落到脸上的雨水,一整张纸巾都湿透了。

“下次带过来见见吧。”我发现我的妈妈也逐渐开始变得年迈起来,她甚至不像以前那样,对我恋爱的事情讳莫如深、避之不及了。

“我也想啊。”

但是下次见面的时候,佐助又理所当然地忘记了这件事情。不能被称之忘记,这个时间点的他根本就还没有经历过这件事情。他已经变得越来越年幼了,各自不及我高,脾气也更加暴躁起来,一点就炸。他的话多了很多,凭借着我们的亲密关系,我知道了很多别的人都从未接近过的他的一面。比如,他真的很讨厌学校里女生递给他的情书,再比如,他觉得他哥哥做菜总是会放太多糖,可是他的父母从来不会指出这一点,他也只好默默忍受。

果然,少年真的是很可爱啊。我看着他气鼓鼓的廉价,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这种被当做小孩子的行为自然是招致了他的不满,下一秒他就伸出手臂把我搂在怀里。现在他比我矮了,所以这个动作也显得有些可笑起来。

“不管。”他的头伸向一边,“不管我几岁,都是你男朋友。”

“是是是。”我向他投降,年长的人总得做出点让步,“你是我男朋友。”

现在换我听他讲话了,十几岁的他偶尔也能讲出很有哲理的话来,来指点一下在工作中很迷茫的我。尽管我升职加薪,逐渐走上正轨,我仍然有很多弄不明白的地方。他看世界的方式远比我简单粗暴,说话也直白了当,有些庸人自扰的问题反而容易迎刃而解。

“其实……”雨又快停的时候,他开始支支吾吾起来,他已经穿上了秋天才会穿的外套,那个夏天似乎也快停止了。

“其实什么?”

“我秋天、冬天、春天也很想见你。”在上公交车之前,他抛下这么一句话。他的步速很快,投钱的动作干净利落,可是在公交车门关上之前,我还是看到了他红透的耳根。

果然还是不够坦率,我忍不住一个人在车站笑起来。

现在我四十岁了。我想,这大概是我们的最后一次会面了。

我刚刚经历了我母亲的葬礼,手臂上缠着黑纱,佐助现在只有十二岁,也是后来的他跟我讲过,第一次跟我见面的年龄。夏天总是过得很快,让人胆战心惊,台风天里终于不再有人为我牵挂着,也没有人为我准备雨衣了。

他从公交车上下来,显得很愤怒的样子。我的手里藏了牛奶糖,伺机靠近那个根本不认识漩涡鸣人的宇智波佐助。

“你好。”我朝他微笑,“你看起来不太高兴,小鬼。”

“哼。”他别过头去,不太想理会我。

“给你。”我把牛奶糖放在他的手心里,“吃甜食会让人心情变好。”

“跟我那个笨蛋哥哥说的一样,不要以为几颗牛奶糖就可以收买我,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他的。还有,别叫我小鬼。”他看起来更生气了。

“那这样呢?”我俯下身去,在他的嘴角印下一个吻。他似乎惊呆了,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我们见过的,小鬼。”

对我而言,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吧。我看着车站外的风和雨。命运像是圆环一样,首尾想接着,也许某种意义上意味着无限,但是在我线性的生命里,一切已经消耗殆尽,到了告别的时候了。

不过,对于十二岁的、我眼前的佐助来说,他和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对他展露了一个笑容,他扑进我的怀里,眨了眨他像黑曜石一样的眼睛。

“我不讨厌你。”

于是有了后来的故事。


虽然写完也叹了一口气,但是并不觉得这是个be

自己很喜欢这个故事,虽然真的很像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希望大家也能喜欢w

评论
热度(187)
 
© sev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