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减肥计划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注:迟到了【【【全篇文只为229话和486话的那几句话。非常乱来,不要深究。我是粉我是粉我是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7月。

无风无雨的夏季。

宇智波家宅。

佐助瞪着万花筒写轮眼,把脚下的体重秤盯出一身冷汗。

“不可能,”佐助难以置信的看着脚下的数,“自己是不能向自己施幻术的。”

1.3公斤。

这是佐助与鸣人体重的差距。

“佐助你居然比鸣人重耶,”水月惬意的吸着从冰箱里掏出来的酸奶,“惊天大真相。”水月一边桀桀坏笑着,一边噼里啪啦的跑到香燐的房间,大叫着:“香燐你快出来看,佐助居然比鸣人重耶!佐助在你心中容姿端丽、纤瘦俊美的形象要破灭啦哈哈哈哈哈哈。”

还没来得及笑完的水月被冲出来的香燐一拳打成了一滩水。

香燐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垂头蹲在体重秤旁边的佐助,她蹲在佐助的旁边,语气轻柔谨慎的安慰着佐助:“没关系的,佐助君。说不定只是骨头重呢……”她看着沉默的佐助,心里干笑两声,不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应该如何和佐助继续交流的香燐恶狠狠的瞪了两眼水月,示意他接下去,不然直接把你扔到冰箱里急冻。

“佐助你干吗突然量体重啊,”收到香燐目光的水月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化出一半的身体,趴在水面上咬着吸管继续道,“怎么这么想不开……香燐你举手想干吗,你别以为我不敢和你打架。”

“鸣人最近,”佐助断断续续的接道,“一直揉我的肚子,很烦。”

……

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导致你的肚子会被鸣人揉?!

水月突然觉得自己的耳朵疼。

他后悔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后悔到认真思考起做人和做一滩水哪一个更艰难的人生定位问题。

下一秒就听到金属撞击声音的他猛然一个哆嗦,下意识的便扑过去死死抱住香燐的腰,一边胆战心惊的拍了拍香燐的背:“香燐你冷静点,先把查克拉连锁收回去,”看到渐渐缩回去的连锁,他心悸的叹了一口气,“再说你的封印术绝对没有鸣人他妈强。”

“那你说怎么办?!”香燐瞥了眼体重秤旁边将头埋进手臂间的佐助,甩掉水月湿漉漉的手臂,恶狠狠的小声回了句,“佐助都开始面无表情的揉自己的肚子了!”

水月桀桀一笑,他沾了点水,一边在香燐的手掌上划着字,一边做着口型暗示香燐他所想的方法:“减肥。”

香燐瞪大了眼睛。她竖鼻子瞪眼的想骂,张了张嘴又把它闭上,盯着水月的眼睛猝然认真起来:“你去和佐助说。”

水月挑了挑眉,快速潜下身融成一滩水时被香燐冷着脸锁了起来。挣扎了几下放弃了的水月挂着谄媚的笑脸,对香燐打着商量道:“一起,我们一起!”

香燐横了眼水月,点点头表示勉强接受。

一步一步挪到佐助身边的香燐扭扭捏捏的不敢碰佐助,身后的水月鄙视了她一眼,越过香燐的肩拍了拍佐助:“佐助你既然如此在意,要不就减……”

“减肥!”猝然抬起头的佐助把俩人吓了一跳,他表情狰狞的说着,“绝对不能让漩涡鸣人这家伙太得意了!”

语气强硬的把似乎隐藏在心中许久的恶气用话语的方式释放出来的佐助,抱起体重秤走掉了。

水月眨了眨眼睛,满脸疑惑的和同样不知所谓的香燐面面相觑。

路过的大蛇丸桀桀一笑,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果然,鸣人的话让他激动起来了呢。”

大蛇丸滑腻腻的声音爬进水月的耳膜,他身体条件反射的一个哆嗦,好奇心险胜恐惧心的不死心的问了句:“什么话?”

“‘现在开始练厨艺,用食物来表示我对佐助的关爱!一日一公斤,养肥宇智波!’来自漩涡鸣人的佐助养肥计划。”

……

把关字去掉句子会更通情达意一点。

香燐突然觉得自己的耳朵疼。

既然佐助表现出了减肥的欲望,那么作为他的小队的鹰小队们自然而然的开始了帮助佐助量身定制减肥计划的任务。

减餐、少食、多任务。

计划进行的非常成功,佐助每天量体重专用的神情一点点的轻松下去。与鸣人的体重慢慢接近的时候,佐助惊喜的猛敲了下墙壁,直接笑出了声。似乎意识到呆愣愣看着自己的香燐炙热而震惊的眼神,他假咳一声,瞬间收回了拉起来的嘴角,对上身边鹰小队众人的眼睛,淡然的说了句:“辛苦你们了。”语罢,一甩袖子便走向宅门,凝聚起查克拉,一跃而走。

香燐倒吸了一口冷气,心脏一个上下。

“被佐助迷住了吧,香燐。”水月捂着嘴巴坏笑着,“你果然是喜欢佐助!”

捅破香燐少女心的水月被香燐追杀时,站在他们中间的重吾顺着自己手指上站立的雀慢悠悠的插嘴道:“你们有谁记得要把这件事向漩涡鸣人保密了?”

报告完自己看到的东西,眯着眼睛享受着重吾对它的手指按摩的雀,一边惬意的啾叫几声,一边扭了扭小脑袋疑虑地看着前面凝固住的两人。

扯着水月衣领的香燐和拉着香燐头发的水月,他俩的冷汗争先恐后地湿润了衣服。

重吾木然的盯着他俩,从远处传来的莽撞又急促的脚步声和吵囔的喊声,母庸置疑的帮忙回答了问题。

“佐助,你怎么能不和我说一声就去减肥?!”

“关你什么事!”

啊,森林里的鸟儿们都被烦得嫌弃的全都飞走了呢。重吾面无表情的想道。

蹲在树干上,一手拿着小黄书,一手提着菜篮子的卡卡西和身边的大和聚精会神地看着在南贺川上打架的鸣人和佐助,两人时不时的交谈几句。

“你们怎么这么悠闲?哦哦,有酸奶,”水月跳到他们两个的身边,翻了翻菜篮子,捞了一瓶酸奶开始插管,“不去制止吗?唔,好喝!”

“你看我们这不是来了吗?”卡卡西指了指大和,“木叶重建委员会木遁建筑分会会长。”

大和向水月和香燐打了声招呼,随后又和卡卡西嘀嘀咕咕起来:“前辈你说这次他俩会不会进入二人世界啊?”

“什、什么?!”香燐尖叫了起来,“二人世界?!”

“就是一流忍者现象,”听到疑问的卡卡西本能的解说道,“如果双方都是一流的忍者,只要交手一次就能够看穿彼此的心中在想什么,即使不用说出来也一样。”

……打一架才能互通心意的交流方式实在不想懂。

奈何好奇心作祟,香燐依然伸长了脖子向南贺川望去。

佐助在水面上快速奔跑着,鸣人紧随其后。他从忍具包中抽出多根手里剑向前方跑动的人飞去,势如破竹的手里剑们划出一条条的白色气流。

手里剑们还未来得及擦到佐助的衣服便被剑柄打歪,下一秒便被佐助利用,一脚踏上手里剑,几个借力的跳跃,扔掉剑柄的草稚剑亮着阴冷的光。

剑身和苦无肉体相撞,彼此刺耳的哀痛只有它们两个知道。

佐助死死地盯着鸣人的眼睛,蓝色的虹膜中的感情如脚下的南贺川永流不息的水,不可抵抗的流向自己的眼睛里。

“佐助,我是不会让你减肥的,”鸣人大吼着,苦无迅猛的划破佐助鬓角边的空气,“即使把你的体重再增1.3公斤,我也要阻止你!”鸣人一边咆哮着,一边朝佐助踢去,没有停下挥舞的手臂再次命令几把锐利的苦无飞向佐助。趁佐助咬牙闪躲的空隙,抓住了佐助挥剑的手,一拳破去压制住了挣扎的佐助,承受不住冲力的佐助撞上了崖壁。

“……吵死了,”被压制住佐助冷冷地笑着,抓着鸣人手臂的手指指甲尖几近全部扎入小麦色的肉,“你这个从小吃不胖的家伙,怎么会懂得我的心情!”

“一开始就营养不良的你,”如暴怒的狮子,佐助面孔狰狞的吼着鸣人,“怎么可能会了解我,混帐!”

鸣人猛然愣住,他一时间失去了所有说话的能力。

“就是因为有脂肪的存在才会感到痛苦,”佐助狠辣的踢向鸣人的腹部,“你根本就不知道多余的脂肪堆在身体里的感觉!”

被踢飞的鸣人捂着疼痛不已的肚子几个勉强的空翻,堪堪站稳,没有被彻底打翻倒地。他望着喘息着怒视他的佐助,张了张嘴,却迟迟没有吐出一个字。

垂头目视着佐助平坦的小腹,抿着嘴的鸣人拉开了嘴唇上的拉链,语气缓慢而凝重的似是自言自语道:“我确实没有真正的感受过这种感觉,但是……”鸣人的眼睛流连在佐助的腹部上,“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揉着你肚子上软软的肉的时候,曾经想过……”鸣人顿了顿,继续道:“长胖是不是就是这种肉摸上去会软软的感觉。”他对上佐助红色的写轮眼,“和你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看着你一个人津津有味的吃下去三碗饭、四盘菜、一锅火烧肉以及作为饭后甜点的三个番茄的时候,也想过饭量要大一些来增胖。”鸣人对他微微一笑,眼神却没有感染到任何轻松的颜色。

佐助平复自己愤怒的心情,接受鸣人的目光,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想把我的减肥计划给……”

“因为你是我好不容易养胖的啊,佐助,”鸣人猝然严肃起来,他瞪着蓝色的眼珠子,“所以我要阻止你!”

苦无与草雉剑再次相撞,激烈的撞击声回荡在终结谷之中。

实力相当的俩人被来自武器的冲力狠狠打飞。鸣人剧烈的喘息着,半跪在水面上。被佐助打破的嘴角往口腔装着血液,鸣人擦着嘴角,吐出了一口血沫。眼睛锁定对面的佐助,他双手熟练的结印,唤出数个影分身。

影分身们编织出巨大的网朝佐助猛撒过去,以佐助为捕捞对象的影分身之网张开了嘴唇。

一闪而过的紫光,手持螺旋丸的影分身纷纷化成一阵阵烟雾。

穿着六道袍的鸣人手中旋转着一颗尾兽力量加持的螺旋丸,幻化出十字的双瞳透过须佐与永恒万花筒和轮回眼对视。

“佐助——”鸣人大吼着冲向佐助,螺旋丸划破空气,吹乱他一头的金发。

“鸣人——”佐助大吼着冲向鸣人,千鸟照亮深谷,嘹亮的啸叫割裂他的耳膜。

耀眼的白光把香燐逼得闭上了眼睛,身后解说上瘾的卡卡西依然无碍的自顾自得解说这鸣人和佐助的对战。

“哎,没了写轮眼加持,现在只能靠戴墨镜看战斗了,老师真的很受伤,”卡卡西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墨镜,“还有水月把赌注给我。”

水月不甘的撇了撇嘴,迅速的从怀里掏出一本小黄书塞给了卡卡西。

……

“刚才前辈和水月赌他俩这次会不会又进入二人世界,”大和贴心的说明道,“赌不会的水月输了。”

……

卡卡西你告诉我,你只看个螺旋丸和千鸟对撞怎么就知道他俩会进入二人,不是,出现一流忍者现象了?

“每个月必须来的休闲时刻我怎能错过,”卡卡西自言自语着,“知道吗,他们打的不是架,是情调。”

开着神乐心眼香燐木然的点点头,表示现在知道了。

家居必备的感知能力360度无死角拍摄着白光过后的鸣人和佐助两人,转化成高清视频模式在香燐的大脑内放起了小电影。

褪去须佐的佐助和褪去六道炮的鸣人,隔着从柱间与斑的石像流出的瀑布,一动不动的看着彼此。

鸣人摸着自己的头发轻笑一声,他絮絮叨叨的说着:“经过刚才的交手,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他一步一步的走近佐助,“我们之间体重的差距和……你的决心。”

“佐助,你也看穿我心中真正的想法了吧。我心中所想的,”鸣人指着自己的胸口,一字一句的说着,“而且你也看到了吧,如果你要减肥的话,”鸣人目光炯炯的看着佐助,“我绝对不同意。”

佐助威胁的眯了眯眼睛。

“如果你非要继续减肥的话,我们之间势必要有一战。”鸣人盯着佐助,“你的减肥计划就到此为止吧,将那多余的体重都发泄在我身上。”

“只有我能够承受你的体重,这件事只有我能够做到!”鸣人大喊道,“我也会背负着你的体重和你一起去死的!佐助!”

佐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牙齿被咬到发痛,他大声怒斥道:“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要对我的体重这么执着?!”

“因为,”鸣人温柔的看着佐助,“有肉的佐助做起来很……噗哈!”

鸣人被恼羞成怒的佐助一拳揍到谷壁上,砸裂了谷壁。

“漩涡鸣人,”举着拳头的佐助居高而下的怒视着揍翻在地的鸣人,“你还是先给我去死吧,千鸟!”

远处传来鸣人的哀嚎声在脑子里嗡嗡作响。

“啊啊啊佐助助助——我要白白胖胖的抱起来、做起来都很舒服佐助啦!为什么要减肥的说!好不容易养胖的说!”

“放开我,”佐助的声音不知为何截然而止,然后就是高出八度的大吼,“居然还揉我肚子……你别以为我不会杀死你,漩涡鸣人!”

香燐关掉了小电影。

不知怎的她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也和耳朵一起痛了起来。

“到底佐助是为什么要瞒着鸣人减肥啊?”香燐眼神发直的看着下面开始接吻的俩人,“他只要和鸣人说一句不想吃那么多不就好了吗?”

“这个嘛,”卡卡西咂咂嘴,“他上次和我出任务像往常一样踩草雉剑借力追杀敌人的时候,直接从草雉剑上面摔下来了呢,把我和敌人都吓了一跳。当我冲过去想要帮他时,就看到佐助一脸难以置信的瞪着写轮眼,直接对敌人发动幻觉抹掉他的记忆了。要不是我指出带土一个写轮眼我的回忆就可以恢复,估计也就没法在这里说这些话了。”

……

香燐突然能够理解佐助誓死也要减肥的决心了。

卡卡西心悸的干笑两声,看了眼下面耳鬓厮磨的俩人,吁了口气,陷在某种柔和的心情里的他缓缓说道:“大概是不想看到吃饭时鸣人幸福的脸露出伤心的表情,才隐瞒吧?”他突然笑道,“不过我当了他这么多年的老师却一点都不了解佐助的心思,作为老师这一点真是失职啊。”

香燐听着他说的话,默默摇了摇头。

两个月后,佐助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体重秤出现的数字。

1.3公斤。

这是佐助与鸣人体重的差距。

鸣叫的小型千鸟砸裂了体重秤。

“佐助?”摆着碗筷的鸣人叫了一声,“怎么了?我好像听到了千鸟的声音。”

“你听错了,”走向餐厅的佐助回了一声,坐到鸣人旁边,自顾自得端起自己高耸的饭碗,“我开动了。”

【END]


 
评论
热度(383)
  1. 沉默的鱼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转载了此文字
 
© severia | Powered by LOFTER